鼓浪屿中国的第52处世界遗产[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发布日期:2017-08-07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林春茵 陈悦

  波兰当地时间7月8日17时许,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1届会议上,随着大会主席雅采克·普尔赫拉敲下小锤,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以符合世界遗产第2条和第4条标准,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以“历史国际社区”的名义

  鼓浪屿,这座位于福建九龙江入海口,与厦门岛隔鹭江海峡相望的1.88平方公里岛屿,也就此顺利走完九年“申遗”路。加上此前新“申遗”成功的“可可西里”,中国世界遗产总数达到52处,继续保持世界遗产总数的领先地位。

  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地范围包括鼓浪屿全岛及其近岸水域,总面积316.2公顷;鼓浪屿缓冲区涵盖邻近的大屿和猴屿两座海岛,并一直延伸到厦门岛海岸线,总面积886公顷。鼓浪屿岛上现留存有931座展现不同时期、风格多样的历史建筑及园林,自然有机的历史道路网络以及内涵丰富的自然景观,体现了现代人居理念与当地传统文化的融合。

  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鼓浪屿是中国在全球化发展的早期阶段实现现代化的一个见证,具有显著的文化多样性特征和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中叶的现代生活品质。

  诚然,鼓浪屿突出地反映了多元文化在各个方面的广泛交流,保存完好的历史遗迹真实且完整地记录了其曲折的发展进程和生动的风格变化,真切地反映了激烈变革时代的历史。鼓浪屿的发展清楚地记录了不同国家的文化在鼓浪屿的交汇和传播,记录了中国早期近代建筑吸收南洋、西洋风格的基本特点。鼓浪屿同样见证了世界不同文化和价值追求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共同发展的历史,为中国和其他地区不同文化的融合发展提供了参考。

  在大会审议阶段,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21个委员国中多国代表先后发言,对“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的突出普遍价值、真实性和完整性给予高度评价,对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表示积极支持。

  中国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代表中国政府在大会上表示,中国政府将严格遵守《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及其《操作指南》的规定和世界遗产委员会决议要求,做好鼓浪屿后续保护管理及展示利用工作,合理控制登岛游客数量、改善遗产本体保护状况、提升监测管理工作能力和水平,将更加美好的鼓浪屿展现给公众。

  中共福建省委、省政府在贺信中也表示,福建将按照《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等的要求,高标准、高起点、全方位保护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断提升鼓浪屿的文化品质,让国内外共享文化遗产保护成果。

  文脉延续

  “鼓浪屿所代表的多元文化,且多元文化碰撞融汇下形成的多元社区,这在当代中国已经很罕见了。”曾在厦门市文化、旅游部门任职多年的文化学者彭一万说。

  鼓浪屿,以500米的鹭江与市区相隔,面积1.8839平方公里,素有“海上花园”的美称。因西南海滨礁穴受浪冲击,声如擂鼓,“鼓浪”屿因而得名。

  在此前一次探访中,厦门文史专家吴永奇把记者领上鼓浪屿的最高点——日光岩,明代民族英雄郑成功曾在此屯兵,从鼓浪屿出兵收复被荷兰殖民者占领38年之久的台湾岛。

  1840年鸦片战争后,随着厦门被迫开放为通商口岸,鼓浪屿成为西方人居留地。先后有十几个国家在此设立领事馆或领事机构,并逐渐吸引大批闽台富商、华侨及文化精英群体上岛。

  “美国领事馆、汇丰银行公馆、菽庄花园,历百年至今仍在使用的足球场……”吴永奇指点着绿荫掩映中鳞次栉比的红顶建筑一一介绍,在晚清的中国,鼓浪屿成立工部局管理行政事务,多国“岛民”共同制定社区律例,共建了“具有突出文化多样性和近代生活品质的国际社区”。

  “鼓浪屿见证了晚清中国在全球化早期浪潮冲击下步入近代化的曲折历程,是全球化早期阶段多元文化交流、碰撞与互鉴的典范。”鼓浪屿的申遗陈述如是说。

  鼓浪屿因此成为“思想之岛”。漫步鼓浪屿,如同徜徉在一部近现代史中:在日光岩下足球场旁,体育教育家马约翰铜像静静伫立,看中德足球运动员们对阵;汉语拼音文字首倡者卢戆章所创制中国切音新字,则在陈列馆中吸引小游客咿呀拼读。

  学贯中西的林语堂或许是其间更为大众熟知的标签人物。在吴永奇的描述中,上世纪初,10岁的林语堂坐着小船从漳州平和坂仔摇啊摇,水路走了三天,来到鼓浪屿教会学校读书。从养元小学到寻源中学,24岁和厦门姑娘廖翠凤结了婚。

  这个面积仅相当于大约三个故宫的弹丸小岛,先后创造了150个“中国之最”:第一个引进摄影术、第一个引进足球、创办第一座女学堂、第一座幼儿园等。至今仍有婚纱摇曳的新人们寻迹而来,在林语堂结婚的礼拜堂前拍照留念,将鼓浪屿变成爱的小岛。

  曾经向西方社会介绍中国传统文化的早期尝试者们仍在以独特的方式,影响后人。苏晓东在老建筑海天堂构开了一间“虫洞”书店。走进“虫洞”,迎面两面墙上尽是鼓浪屿相关书籍。

  “外国人、中国人、从南洋回来的华侨在此良性互动,多种国际文化交融,形成了一种平衡与和谐。”苏晓东说,用书籍“复活”老建筑,“将把鼓浪屿过去多国文化社区的场景复刻出来”。

  无独有偶,来自台湾的外文图书书店经理牛一芳也认为,“延续旧往的文化包容,即是延续鼓浪屿的文脉,这是鼓浪屿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原因。”

  外文图书书店所坐落的亚细亚火油公司老建筑,拥有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清水红砖墙及哥特式尖劵供窗。记者曾偶遇一群台湾屏东、嘉义少数民族在此用传统祭礼为这座开业未满一年的书店祈福。

  宝岛民族文化与西洋建筑的对碰,“这恰恰体现了鼓浪屿至今保留的特点:对多种文化的包容。”牛一芳说。

  厦门大学教授郑五常时常渡过鹭江,流连于鼓浪屿书店。“把好书渊源不断的请进寸土寸金的老别墅,是对文明教化的回馈和反哺,因为鼓浪屿本身就是从书册的台阶上走出来的大家闺秀。”

  “80后”的褚家园主人谢立达也在默默地守护老宅文脉。褚家园是菲律宾归侨褚氏世居之地,曾走出中央音乐学院第一任管弦乐系主任褚耀武,对鼓浪屿“音乐之岛”影响至深。去年的鼓浪屿诗歌节,这个小院更吸引了包括舒婷在内的十余位中外诗人雅集。

  谢立达投入300万元人民币将百年老宅“修旧如旧”,经营一家咖啡馆。他坦言,如果将老宅挪作商铺或民宿,每年数万的游客流量将带来巨额收益,但他并无此念。

  “咖啡毕竟是基于文化的产业,我是一名鼓浪屿人,如果放弃褚家园,我们就成了没有根的浮萍。”谢立达说,“这个家有传统就有文脉,我相信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故乡有重返美丽优雅的一天。”

(编辑:李华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遗产
推荐遗产
最新遗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