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灯下的灯彩传人[ 来源:上观新闻网 | 发布日期:2017-03-16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灯彩,又叫“彩灯”“花灯”,俗称“灯笼”。中国灯彩艺术起源于汉代,兴于隋唐,南宋时期进一步繁盛,明清时期尤为风行。“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说的便是上元节的灯火阑珊。

  上海灯彩的历史源远流长,由“江南灯王”何克明开创的上海立体动物彩灯更是一绝。如今,“何氏灯彩”已传承了百年。第三代传人何伟福的工作室就在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里。走进这个挂满“鲤鱼灯”“金鱼灯”“兔子灯”的房间,宛若进入奇妙的灯光世界。

  “江南灯王”何克明:独创上海立体动物彩灯

  20世纪初,董家渡一年一度的元宵灯会最是热闹,舞狮子、游龙灯、放鞭炮,不一而足。灯火通明的夜市上,一条通体金碧辉煌的龙灯吸引住了何克明的目光,他跟着游龙灯的队伍走了十几里路,边走边琢磨,龙灯是什么结构、该如何制作,深夜了,才意犹未尽地回家。

  第二天,何克明拿着周边邻居以及小伙伴贡献出的零花钱,买了制作龙灯的材料。一番折腾下,一条1公尺左右的黄龙灯被他制作出来了,虽然粗糙,但也有模有样。就这样,13岁那年,未来的“江南灯王”何克明与灯彩结下了不解之缘。

  “祖父天性聪明,从制作灯彩开始,他没有老师、没有家传,全凭一个人摸索,等到16、17岁,他的灯彩已经可以卖钱了。”何伟福说,每年夏天,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弄堂里玩耍,祖父何克明躲在阁楼的小房间里做灯,他把鸟的翅膀、鱼的尾巴一一裱糊好,放在大的香烟盒子里,一个个摞起来,堆了几十盒。

  等到11月底,刮西北风时,何克明便开始组装灯彩配件。他懂“生意经”,在城隍庙租了一个20来平方米的门面,在房间上空拉几根铁丝,把“小鸟灯”“鲤鱼灯”一个个挂起来,往往还没到过年,就全卖光了。“祖父的灯彩制作精湛,开价也比别人高。最贵的孔雀灯、麒麟灯,卖24块大洋;普通的小鱼灯,最低也要卖一块大洋。”当时,街上其他人家的彩灯只卖二十几个铜板。尽管如此,慕名而来的顾客仍络绎不绝。1911年,17岁的何克明将彩灯生意扩展到上海著名的“大世界”游乐场内的尚乐厅。由于何克明祖籍南京,在老城厢、城隍庙一带,大家将小有名气的何克明称呼为“小南京”。到二十来岁,他赢得“灯彩何”的美誉。

  在其他灯彩艺人还在普遍运用竹篾扎制骨架、彩纸裱糊灯彩表面、蜡烛做光源时,何克明已经开始用铅丝扎制骨架、昂贵的绸缎面料裱糊表面、电灯来做灯彩的光源。“天上飞的百鸟,地上跑的百兽,河里游的鱼,草地上的螳螂、蚱蜢,都是祖父的创作对象。”何伟福说。日复一日的实践中,何克明通过制作材料的革新,创造出造型细致逼真的“上海立体动物彩灯”,兼具观赏性、艺术性与装饰性。

  1956年,何克明以62岁高龄成为首批进入上海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的老艺人之一,他先后带出9位徒弟,《百鸟朝凤》《双龙戏珠》等“何氏灯彩”在上海灯彩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何氏灯彩”由民间艺术发展为“学院派”经典艺术,何克明也被世人赞誉为“江南灯王”。

  第二代传人何鸿志:尤擅立体人物灯

  何克明育有三子二女,全家均有扎灯手艺。长子何鸿志和女弟子吕协庄成为“何氏灯彩”的第二代传人。

  “父亲何鸿志从来没向祖父正式学过灯彩,祖父扎灯时,他在旁边看,看久了,也会制作彩灯。”何伟福说。

  何鸿志是“科班出身”的画家,13、14岁时,何克明送他去刘海粟创立的现代中国第一所美术学校——上海图画美术院就读。在这里,他专心学习绘画,为灯彩制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与何克明擅长动物灯不同,何鸿志尤擅立体人物灯。器宇轩昂的“千里走单骑”,端正肃穆的“童子拜观音”,雍容华贵的“西王母赴宴”,气派凛然的“秦始皇出巡”、喜庆吉祥的“福禄双全”等人物造型灯彩,都是何鸿志的拿手绝活。

  “父亲在构思灯彩作品时,人物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搭配什么样的配件才能符合主题,都要经过仔细的琢磨和推敲。”何伟福说。扎灯前,何鸿志会先在纸上画出草图,如有不满意的地方就多番修改,直至形神兼备才开始动手扎骨架,这种艺术创造的习惯与何克明有很大不同。他还将素描手法融入到灯彩制作过程中,利用绘画经验使各细节趋于完美,形成海派立体灯彩的又一特征。

  何伟福介绍,父亲何鸿志偏爱中国历史,对关羽千里走单骑等人物故事耳熟能详,想用自己的手将这些故事在灯彩中呈现出来。在办公室抽屉里,何伟福珍藏着许多老照片,其中就有一张父亲何鸿志制作的立体人物灯。“或许在很多方面,父亲的灯彩制作技艺不及祖父,但在人物灯制作等方面,父亲要超过祖父。”

  第三代传人何伟福:在微型灯、折叠灯上继续创新

  上海灯彩传承到何伟福手里,再次进行创新,制作便于携带的折叠灯。

  “何氏灯彩”第三代传承人何伟福出生于1949年,是家中长孙。由于父亲长期在外地工作,他从小在祖父身边长大。耳濡目染下,对灯彩的感情异常深厚。

  “小时候,我把祖父的灯彩当玩具,样样都爱不释手。”何伟福说,不管什么样的灯彩,祖父都让他玩,但有个规矩,不能弄坏,因为每一件都是祖父的心血。到了17、18岁,何伟福与家中小辈开始帮祖父打下手,祖父做好了鱼的尾巴、牡丹花的叶子,就交给他们,黏上浆糊、白胶和丝绸。

  买来的铁丝要搓直、包边,这个基本功在学灯彩之初,何伟福练了很久。

  26岁时,何伟福在上海电度表厂担任装配间检验员,在当时,成为一名工人是人人艳羡的“铁饭碗”。“这时候我开始感到,如果我再不开始学灯彩,家里这门手艺就要失传了,那就太可惜了。”在厂里一位师兄的鼓励下,何伟福给在外地工作的父亲写了封信,表明了自己的想法。父亲大为支持。

  “何氏灯彩”有“搓、扎、剪、贴、裱、糊、描、画”八字技术要领,单“搓铅丝”这一基本功,何伟福便足足操练了十个月。“一根细的铁丝,实际上已经有两道工序了。从商店里买来的一卷卷铁丝,首先要把它剪下来、拉直,然后把一层很薄的纸,用木搓板均匀地搓在上面,这样扎出来的骨架线条才会流畅。”

  何伟福以自己的努力通过了祖父这一关。随后,他又慢慢学习了剪贴、上糊、搓扎、绘画等技能以及解剖、色彩、电器安装等知识。从开始学艺,到1983年正式进工艺美术研究所,何伟福利用工作时的闲暇,花了7年时间学习灯彩,才算正式出师。

  灯彩的生命力在于创新,在何克明立体灯彩的基础上,何伟福逐步创造出“微型灯”“折叠灯”“拆卸灯”等便于携带的灯彩作品。“以前有很多外宾来工艺美术研究所参观,他们觉得灯彩很好看,但苦于不方便携带。我就动脑筋,做四五厘米长的微型灯。”在何伟福办公室里挂着的,就有不少体积较小的“鲤鱼灯”和“金鱼灯”。“祖父从来不做拆卸灯,但我做的灯,尾巴、羽毛都可以拿下来,大大减少了存储空间。”

  记者在何伟福的办公室里看到,他制作的灯彩作品《祖国万岁——松鹤长青图》栩栩如生。这盏灯彩为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会而做,历时4个半月,主体是一棵大松树和八只形态各异的仙鹤,其中七只仙鹤环绕着松树,另一只位于松树顶端展翅欲飞,仙鹤的羽毛、神情无不活灵活现。这件作品在第九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展览会上获得“百花杯”银奖。

  如今,除了在工艺美术博物馆的工作之外,何伟福还担任嘉定外冈小学、普陀区青少年活动中心、浦东联营小学以及卢湾区清华中学的灯彩教师,每周一节课,教小学生、中学生制作简单的“兔子灯”“熊猫灯”,培养他们对传统灯彩艺术的兴趣。这些学校中,时间最短的他教了4年,时间最长的已经教了11年。“哪怕十万个人里有一个立志成为灯彩的传承人,那我的教学也算是成功了。”

(编辑:闫若之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遗产
保护好、传承好、发展...
  新疆作为文化资源大区,包括民间文学、传统舞蹈、手工技...
推荐遗产
  • 保护好、传承好、发展...
      新疆作为文化资源大区,包括民间文学、传统舞蹈、手工技...
  • 最新遗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