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塘壁画:墙面上的古老艺术[ 来源:《中国日报》 | 发布日期:2017-03-18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达穷

eca86bd9e2f1198542a40b

扎唐寺管委会副主任、本寺僧人洛赛丹炯 摄影:达穷

eca86bd9e2f1198542e613

扎唐寺外观 摄影:达穷

eca86bd9e2f11985433116

壁画局部—大殿正面右侧左上区域。 摄影:达穷

eca86bd9e2f11985441a31  

壁画局部——大殿正面左侧中左区域 摄影:达穷

eca86bd9e2f11985449644

壁画中的世俗人物 摄影:达穷

eca86bd9e2f11985449645

大殿正面左侧壁画局部 摄影:达穷

eca86bd9e2f11985449646

大殿正面左侧壁画主体 摄影:达穷

eca86bd9e2f11985439a1d

壁画中的蓝毛、绿鬃、白身狮子像在藏传佛教寺院壁画中独一无二。 摄影:达穷

eca86bd9e2f1198543e226

  来自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的高峰(上)和他的同事在扎唐寺进行壁画保护前期调研。图片由高峰提供

  太阳刚刚挂在西山顶上,浓厚的云层很快覆盖过来,斜射的阳光被直落的雨滴切断。听到窗沿上的铁板上滴滴答答的雨声,洛赛丹炯(Losal Tankyong)赶忙放下手中经书,匆忙走出僧舍到大殿房顶查看。当他爬到大殿房顶时,雨滴已经更加密集,夹着风泼向他。扎塘(Drathang)寺管理委员会的两位干部也到了房顶查看。他们仔细观察房顶平面与墙面的衔接处有没有裂缝渗水。三个人仔细查看,发现房顶阿嘎的坡度调整改善了雨水顺顺地流向排水槽,没有发现一处裂缝,再分头查看排水槽下方是否有雨水渗入墙体。两位管委会干部在墙外查看,让光着胳膊的洛赛丹囧到大殿里查看,都没有出现渗水。

  虽然已经入秋,不远处雅砻藏布Yarlong Tsangpo江畔的树叶已经泛黄,寺院周边青稞地已经收割完成。但是今年的降雨较往年多一些,这些天还不时降下雷阵雨。

  “大殿顶部的阿嘎Arka去年全部翻新,房顶平面坡度微调、殿堂内破损阿嘎也全部修缮完成,部分腐朽缘子木的替换和部分柱子加高等工作已经完成,这一系列保护措施政府投入了700万元。阿嘎打制的质量如何,就看今年雨季有无渗水了。石木结构的寺院建筑内保护文物最重要的是防止房顶渗漏。”洛赛丹囧说。

  今年37岁的洛赛丹炯出生在扎塘寺附近一户农家,到16岁初中毕业前夕辍学出家成了一名僧人。“其实,我在扎囊县中学读书的时候就开始自己诵读佛经,16岁的时候决定出家为僧,庆幸的是笃信佛教的父母支持我出家的愿望,也庆幸我的上师收我为弟子。”

  洛赛丹囧所在的扎塘寺位于西藏扎囊DraNang县扎塘镇中。史书记载,扎塘寺由大掘藏师扎巴恩西Dragpa Nyonshi在他70岁藏历第一绕迥铁鸡年,即公元1081年开始建扎塘寺,79岁在本寺圆寂。他的两位侄子用三年时间完成了寺院建设。至今已有935年的历史。

  扎塘寺最珍贵的是措钦大殿后殿内的壁画,壁画艺术的丰富多样不仅表现在壁画结构、元素的多样性,还表现在艺术风格的承前启后和集大成。根据壁画题材、内容、风格观察,大致可以分为三期。第一期壁画占到后殿内壁画的大部分面积,题材、风格、组合都显得古老,当属建寺时所绘。第二期壁画的主体是本世纪30年代热振摄政时期(1933—1941)对扎塘寺进行较全面维修时所绘。措勤大殿、门廊等墙面上的壁画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修复建设时绘制的。

  第一期壁画按照内容组合,以顺时针方向排顺序分10组,但是在上世纪30年代维修时在大点南北墙体上各开了一扇窗户以改善大殿内的采光和空气流通。窗户的位置占据了第二、第九组壁画的位置,现在只剩下窗户周边的残余壁画。其余8组保存较为完整。

  洛赛丹迥讲起寺内壁画如数家珍:“本寺壁画最突出的特点有以下四点:一是珍贵的文物价值,900多年前绘制的壁画至今保存较为完整、画面清晰。1996年11月20日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二是悠久的历史价值,西藏自治区境内藏传佛教寺院众多,但是900多年前的壁画保存相对完整清晰的并不多。壁画中除了佛祖释迦牟尼及其周边菩萨外还有众多达官贵人、普通供养者等人物形象,他们的服饰、装饰、社会角色对于研究当时社会、历史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三是艺术价值,900多年前藏民族的绘画风格、汉地的绘画风格和印度的绘画风格完美地融合在壁画中;四是开放性与包容性融为一体,比如壁画中的释迦牟尼像,面部特征是典型的印度人,脚上穿的是当时藏族的长筒靴,身上着装却是汉地法衣。比如释迦牟尼像周边的菩萨像,面部特征也是典型的印度人轮廓,而身上着装却是藏装。根据相关专家考察,这种着装具有吐蕃时期西藏贵族群体服装的鲜明特征,极具开放与包容的特征。

  记者看到,最鲜明的特征还是在人物形象上。第五组壁画中的人物除了藏族外还有回族、蒙古族等多民族的或阿拉伯人的形象特征。还有女性形象的肤色不一,有白、红、黄、棕、黑、绿、蓝7种颜色。

  另外,壁画中狮子的画像别具一格,释迦牟尼像的莲花法座下方左右各有一尊狮子,蓝色头发、绿色鬃毛、红色掌心,蹲坐于花草丛中,昂首挠腮的姿态,悠闲生动,栩栩如生。这一形象与藏传佛教寺院传统壁画中,狮子通常是白色身躯、绿色鬃毛,双手托举佛像法座的狮子形象极为不同。

  藏传佛教寺庙壁画艺术的研究资料中提到,扎塘寺后殿壁画是11世纪西藏本土艺术家在吐蕃壁画风格的基础上吸收融合了印度、尼泊尔、汉地等地艺术风格的杰作。别具风格的壁画、除在同期的西藏日喀则市夏鲁寺有部分残存外,其他地区尚未发现。

  扎塘寺管理委员会在山南市文物局、西藏自治区文物局、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等单位的帮助指导下,从北京聘请专业人员对珍贵壁画进行分组拍摄,留存数字档案。在寺院内新建一间近20平米的房间作为壁画艺术博物馆,将壁画以1:0.5的比例进行高清印刷、展览,供游客和信徒瞻仰,以减轻殿内壁画受到人为损坏的机率。

  山南市文化文物局分管文物保护的副局长强巴次仁介绍,扎塘寺壁画保护项目是山南市文物保护工作整体方案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由西藏自治区文物局邀请国内最专业的文物保护机构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方案,协助实施。已经制订了系统完整的保护维修方案。国家文化遗产研究院派出的专业人员以援藏形式进驻西藏,正在逐一落实保护维修方案。强巴次仁介绍,山南市文物保护工作“十三五规划”中确定的文物保护项目包括古建筑本体保护、科技保护、壁画修复保护、文物单位电器线路改造、安防消防设施建设等十几个项目,项目资金超过三亿元,正在逐一申报实施。

  扎塘寺壁画保护修复设计方案的项目负责人高峰是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的研究员,从2005年开始带队进藏从事西藏的文物保护工作。2013年作为国家文物局的援藏干部进藏担任西藏自治区文物局文博处副处长,到今年援藏三年期满但他选择留在西藏继续援藏。谈起西藏壁画,对于十几年来,曾从事拉萨大昭寺、布达拉宫、扎什伦布寺、哲蚌寺、扎塘寺、桑耶寺等多处世界文化遗产和西藏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壁画保护修复工作的高峰来说,眼中流露出略带兴奋的神采。作为藏传佛教后弘期早期壁画的巅峰之作,高峰对其艺术价值、科学价值、历史价值乃至宗教学价值十分推崇。“扎塘寺壁画保护对于西藏壁画保护修复工作的意义非常重大。2010年,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了扎塘寺壁画保护方案并获得国家文物局批复。2014年,得益于国家文物局、西藏自治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文物保护专业团队再次来到扎塘寺编制《扎塘寺壁画保护修复深化设计方案》。2015年,国家文物局批复同意并在当年国家重点文物保护专项资金中划拨1182万元用于扎塘寺壁画的保护。”高峰说。“鉴于扎塘寺壁画异常珍贵,我们对扎塘寺壁画的保护修复理念必须建立在最小干预原则的前提下,也就是在完整的保护行为控制下,进行最小的、必须的干预”。

  根据高峰介绍,扎塘寺壁画保护修复深化设计方案将保护工作分为六个步骤进行:1是完整保存壁画的数字化信息;2是建立壁画文物环境和本体监测信息系统;3是对大型结构性病害进行抢救性保护修复;4是对表面发展性病害进行保护修复;5是针对稳定性病害进行保护性处理;6是建立完整详细的保护修复档案,记录壁画保护修复的工艺、材料、方法步骤等相对完备的各项工程信息。“扎塘寺壁画保护项目招投标工作马上就要启动了,明年项目正式实施,2018年底前完成项目。”

  最近这些天,身为扎塘寺管委会副主任的洛赛丹迥除了和寺里的其他僧人一道学修佛法外,他心中还在想着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从市文物局获悉,明年开春就要实施扎塘寺排水系统的建设,他一有空就在寺里寺外查看,看看寺庙房顶排水管落地口的高度,又看看寺院外墙墙角的排水口,还到院墙外查看寺院排水孔与周边民居排水曹之间距离与坡度。“国家投入巨额资金保护文物,不光是我们僧人由衷感激,周边群众也竖起大拇指称赞政府。我知道只在心中感激远远不够,还要全力支持和配合保护工作,不能浪费国家投入的资金一分钱,不能辜负信教群众的交口称赞啊。”

  

 

(编辑:孙燕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宗教文化
圣诞装饰狂人
  每年圣诞节前,英国70岁的祖母希尔维亚•波普已经迫不及...
推荐宗教文化
  • 密如蜂房的四川广元千...
      广元千佛崖是四川境内规模最大的石窟群,摩崖造像始于北...
  • 最新宗教文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