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那些教堂与墓地[ 来源:《海峡都市报》 | 发布日期:2017-03-18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西岭雪

res01_attpic_brief

新圣女公墓一角 

res04_attpic_brief 
 
冰儿萧萧/绘 
 
res07_attpic_brief

莫斯科最美世界文化遗产:新圣母修道院 

  俄罗斯的历史与战争是分不开的,似乎是愈战愈强,而教堂的建立也往往与战争有关,比如为纪念战胜喀山汗国而建的圣瓦西里大教堂,几次显灵帮助俄罗斯人打败异族侵略的喀山圣母大教堂等。

  了解每一座教堂和墓地的故事,也就侧面了解了俄罗斯的历史与性格。

  一大半在陆地一小半在河上的教堂

  最负盛名甚至成为俄罗斯标志的,自然是圣瓦西里升天大教堂,设计师为了这座美轮美奂的教堂失去了双眼;而圣瓦西里的山寨版——圣彼得堡的滴血大教堂,则是另一个悲伤的故事,与亚历山大二世有关。

  这位大帝一生为俄罗斯农奴解放而战,生平遭遇刺杀九十余次,却每次都有惊无险。在最后的这一次,1881年3月1日,他的马车经过涅瓦大街不远的格里鲍耶陀夫运河堤时遭暗杀。亚历山大二世本来是安全的,中枪的只是他的卫兵与马车夫。然而他亲自下车慰问车夫的伤势,结果被刺杀者再次偷袭,炸断了双腿,不治身亡。他的血从街口一直流到了格里鲍耶陀夫运河里,后来,他的儿子便在二世流血的地方建起了这座滴血大教堂,其中三分之二在陆地,三分之一凌驾于河上。

  在我参观过的俄罗斯教堂中,这是惟一一座允许摄影摄像的教堂。为了不亏待250卢布的门票,我用相机拍完了用手机拍,然后再录下一段视频。

  穿越时空的大咖派对

  最美丽最尊贵的教堂似乎总是与死亡分不开。而莫斯科最令我感动的教堂建筑,正是因曾囚禁索菲亚公主而闻名的新圣母修道院。公主死后便安葬在新圣女公墓,之后陆陆续续有很多在政权斗争中失势的皇室成员也都埋葬于此,近代更开始迎入对莫斯科做出过卓越贡献的各界名人,包括文学家、艺术家、军政要员、二战英雄等等,其最大特色就是墓碑的设计与墓主的生平紧密相关,换言之,这是一座墓碑雕塑的大型展览馆。

  这是此次俄罗斯之旅中我最想拜访的一个景点,却放在了临走的最后一天进行。正对大门笔直的一条宽路,两旁密密排布着五百年间的两万多个灵魂。他们生前享有盛名,死后仍受朝拜,这使得公墓群没有丝毫阴森感,倒更像是一场穿越时空的大咖派对。

  对我来说,其中最可敬拜的是果戈理与契诃夫。而这两座墓的设计都谈不上太夺人眼球,放在整个墓群里,若不是导游指引,根本认不出来。

  据说果戈理的墓里埋葬的是一具无头尸。因为有个超级粉丝太迷恋果戈理,以至于买通守墓人,偷走了他的头在家中供奉。后来俄政府要求追回,这个人却就此失踪,果戈理的头当然也失去了下落。

  有趣的是,墓碑上还放了一本小说,是中文,不知是哪位先到的同胞放在这里的。我不好意思伸手过去翻一下封面,不知道是《死魂灵》还是《钦差大臣》。

  契诃夫的墓则在一个子弹头样的小尖顶屋子下,拦着雕花栅栏,像座袖珍花园。我想起小时候第一次在课本中读到他的《凡卡的信》,曾悲伤地问妈妈:凡卡的爷爷会收到那封信吗?妈妈回答:不会,因为没有地址。那天下午,我哭了很久很久,那是我印象中第一次接触到的短篇悲剧小说,直指人心。

  还有我小时候看过的《卓娅与舒拉的故事》的主人公与作者——姐姐卓娅生前在严刑拷打中被弄瞎了双眼,剜去了左乳,所以她的雕像是一个扭曲的女体,仰首望天,半裸左胸,极其痛楚而坚毅的姿态;弟弟舒拉的墓与姐姐对面而立,他死在了二战胜利的前夕;他们的母亲也就是这本书的作者,默默站在一旁,守着自己的儿子,望着惨死的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无法想象这位坚强的母亲面对儿女的死亡,是怎样一字一泪椎心泣血地完成这本薄薄的小书的。

  再如俄罗斯马戏创始人的雕像,是一个抽烟的老头,身前横卧着他最忠实的伴侣——狗,旁边则是自己的兄弟。真是其乐融融,无比和谐。看到他们,就觉得天堂是真的存在了。

  政治人物的墓谜团重重

  新圣女公墓里的中国人

  政治人物的墓自然也不可错过,他们生前风云变幻,死后也谜团重重。

  最大的谜莫过于斯大林之墓,到底去了哪里谁也说不清。倒是他妻子的墓非常明确地挺立在墓园里,这位高加索第一美女的头像被严密地保护在一个玻璃罩子中,原因是害怕斯大林的仇家破坏。意味深长的是,这位第一夫人的自杀一直是个谜,而扼在雕像脖子上的手粗大有力,分明是一只男人的手——莫非,这就是设计师向世人揭露的猝死真相?

  赫鲁晓夫的墓碑是黑白相间的,象征着他一生功过各半,更有寓意的是他的头像嵌在黑白石碑间,微微笑着,仿佛在倾听后人对他的褒贬。

  墓碑的设计者是他生前数次诋毁的人,而邀请此人设计自己的墓碑则出自赫鲁晓夫的遗命——不知是他真心欣赏这位艺术家,还是觉得只有“敌人”才可以给出最客观的评价?

  叶利钦的墓占地最广,在入园处不远一个非常显眼的小广场上,用国旗的红白蓝三色组成。

  戈尔巴乔夫的妻子赖莎的墓碑是一尊美丽的青铜像,下面堆着鲜花。旁边空着一块地,是戈尔巴乔夫为自己预留的——我把这看成是一个承诺——在她之后,他不会再看重另一个女人如她这般,当他死后,惟一要去投奔的爱,就是她!

  走过这些大名鼎鼎的俄国政要的身边,我来到园中惟一的中国人的墓前——王明和他的妻子。

  早在中国历史课本里,我们就已经熟悉了这个名词:“王明路线”。这是一个天才型的少年,21岁时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能说一口流利俄语,并在斯大林访问中国时任翻译,1931年选入中央政治局,之后因为“左”倾而犯了一系列的错误。新中国建立后,他以养病为由申请前往苏联,长期客居;1974年3月27日病逝于莫斯科,葬入新圣女公墓。

  同他对面而立的,是他的妻子和女儿。两夫妻没有合葬,是因为王明死后,妻子改嫁了。但这位神秘的夫人也并不寂寞,虽然没有同丈夫合冢,却与女儿共碑,倒不知她改嫁的丈夫葬在了哪里。

  平静地来快活地去,愿人间永无争竞

  漫步园中,虽然积雪未融,倒并不觉得冷。与其说这是墓地,倒毋宁说更像一座公园。想象春暖花开时,会有很多学生和粉丝前来朝拜,那是生者与死者最亲密的交流。

  在欧洲人眼中,墓园不是阴宅,而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也是陶冶心灵之地——如果说此前这些概念我只是听说而已,那么此时走在新圣女公墓,则对这一点有了最真切的认识。

  隐隐有钟声,是索菲亚修道院的玄音吗?愿死者在天堂安息,愿生者在尘间安乐,愿世上永无战争,人间永无争竞。我知道这是一种奢望,但仍然忍不住祈祷。

  教堂也好,墓地也罢,都是为了抚慰人们的心灵,当钟声再次敲响,我只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平静地来,快活地去,就这样从容地走过人间,奔赴最平和的寂灭或永恒。

  


  

(编辑:孙燕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书籍
《廿四:南北风物里的...
  2016年11月30日,中国“二十四节气” 正式列入联合国教...
推荐书籍
  • 《中国汉传佛教八大宗...
      近日,由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汉传佛教八...
  • 最新书籍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