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超:想用评书说非遗[ 来源:《北京晨报》 | 发布日期:2017-02-20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跟随马先生多年的勾超,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完成老师的愿望,创作一部以曲艺马家为主线的曲艺片,通过影视作品的形式,讲述新中国成立以前天津曲艺世家的故事。当然,身为影视策划人的勾超还有一个更为大胆的想法——将评书和非遗项目结合起来,用评书说非遗,将不同非遗项目的历史传说以及传承技法通过评书的方式展示出来,以期更加鲜活,“目前正在对门头沟的琉璃烧造技艺这一项目进行尝试,已经完成了影视剧本初稿,但如何通过说书人的方式来展示,还在摸索。”勾超如是说。

17dc42ed-05ae-4ef9-8179-05977a733888_size48_w300_h225

99efd172-4552-4ca6-9680-1c6bfb7cb376_size47_w300_h225

  原标题:勾超:想用评书说非遗

  勾超  1980年8月12日生于北京,北京戏曲、曲艺史研究学者,非遗评书(北京)传人,影视策划人,制片人。勾超自幼喜爱评书艺术,得到评书名家刘兰芳、袁田、王印权等人传授,还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评书项目评书(北京)传承人马岐先生的入室弟子。勾超先后收集整理北方评书濒临失传书目多部,代表评书作品有《隋唐演义》、《倒马金枪》、《水浒拾遗》、《封神演义》等。

  
  过去的7年里,每到周三、周四晚上7点,在后海西沿的康龄轩评书茶馆,勾超会和他的师兄弟们及老师马岐先生一起,一桌一椅一茶一扇一醒木,恭候着书座儿(对听书观众的行内称呼)的光临,说着那“且听下回分解”的《施公案》。遗憾的是,就在本周,因为面临着拆迁改造,书馆结束了最后一场演出,进入了无限期的停演之中。

  跟随马先生多年的勾超,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完成老师的愿望,创作一部以曲艺马家为主线的曲艺片,通过影视作品的形式,讲述新中国成立以前天津曲艺世家的故事。当然,身为影视策划人的勾超还有一个更为大胆的想法——将评书和非遗项目结合起来,用评书说非遗,将不同非遗项目的历史传说以及传承技法通过评书的方式展示出来,以期更加鲜活,“目前正在对门头沟的琉璃烧造技艺这一项目进行尝试,已经完成了影视剧本初稿,但如何通过说书人的方式来展示,还在摸索。”勾超如是说。

  从小就喜爱曲艺艺术

  我是北京人,出生在丰台区,从小就喜爱曲艺艺术。喜欢曲艺,这是受家长的影响——我父亲最喜欢京剧、评剧等。小时候,几乎一到放假,我就去剧场看戏曲和曲艺表演,每逢春节,地坛庙会、龙潭湖庙会也会有很多曲艺演出。

  最早就是喜欢戏曲演员脸上的脸谱和身上的行头,另外就是听鼓曲、相声、评书——听得最多的就是评书,因为评书就相当于讲故事。赶上放寒暑假,一天之中,听十几段评书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最多的一天,我从早到晚不间断地听了16段评书。我听过的第一部评书,是袁阔成先生的《三国演义》,后来又听刘兰芳、单田芳、田连元先生的书,比如单田芳先生的《隋唐演义》、田连元先生的《杨家将》、刘兰芳先生的《岳飞传》等,都是我上小学时候就听过的。

  因为特别喜欢,上高中时,我参加了崇文区少年宫举办的业余曲艺培训班,在那里学习评书,从评书中的贯口开始练基本功,后来又学习说一些评书小段,比如《三国演义》里的“三英战吕布”、“草船借箭”,《水浒》里的“武松打虎”、“智取生辰纲”等。

  跟着马岐先生说“隋唐”

  在少年宫的业余曲艺培训班,我遇到马岐先生,有了缘分正式和马先生学习评书,后来就跟着马先生长期在一起,从马先生的家传评书《隋唐演义》学起。

  马先生出身曲艺世家,他的父亲马连登,兄长马增锟,姐姐马增芬、马增芳、马增蕙等都是著名曲艺家。那会儿马先生在琉璃厂那边的京味儿茶馆说书,我基本上每天都会去书馆。马先生的书,有他自身的特点,比如马先生会添加很多行内的逸闻趣事、江湖杂学,这跟他自己接触过很多行内秘闻、见识广博有关。比如在说《隋唐演义》时,他通过对比宫廷歌舞和民间艺术,添加了鼓王白云鹏的故事,将几代鼓曲演员的辛酸史融入其中,堪称简约版的鼓曲历史,这在别处是听不到的。

  我跟着马先生学习的时间久,不过举行正式拜师仪式是后来的事情。2010年,我和几个师兄弟一起正式拜师,因为大师兄的名字中间是个“富”字,所以我们师兄弟几个拜师时候的艺名也都是按照“富”字辈取的,分别是李富恒、王富霖、张富宸、勾富勇、刘富清、王富瑜、徐富荻。

  跟着马先生还有师兄弟一起,在后海西沿的康龄轩评书茶馆,我连着说了7年的书。然而,因为什刹海周边进行环境整治,茶馆面临着拆迁,2月16日康龄轩评书茶馆不得不进行了历史性封箱传统京味评书说演最后一场,进入了无限期的停演。

  评书是最好的休闲方式

  在书馆说评书,是一个演员所能经历的最能锻炼自己的过程。说书和老师讲课差不多,关键看能不能吸引住观众。比如说到去药铺买药,可能观众里就坐着药铺的人,他会根据自己所熟悉的经验,判断你说的是否合情合理。如果观众有不同意见,他会记下来,散书以后和演员进行沟通,行话叫“摘毛儿”,就是把书中的硬伤给纠正过来。早年间,如果书座儿散书后约说书人吃饭,就表示他要“摘毛儿”。

  观众来自各行各业,和观众的交流过程,就是演员不断积累的过程。学习评书,最重要的就是多听书、多学说、多观察,重在平时积累,不断充实自己的资料库,梳理、熟悉时下的要闻、段子,技巧性地把资料融入书中。现场演出,讲究的是主线不变,具体细节,细到什么程度,全看说书人现场发挥,比如人物和店小二的对话,可多可少,细致的还可以分析菜品、菜系,餐馆里的餐具等。

  我大学学的是财务管理,毕业后开了公司,做了影视策划人,对我来说,评书是业余时间最好的休闲方式,也建立了我从小以来的人生观、价值观。说评书也好,听评书也好,作为一个人的艺术,评书是最简单的,也是最复杂的,它是人们接触传统文化最直观、最直接的方式。我希望能够以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传承这门艺术,让更多的人喜欢。

  

(编辑:孙燕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遗产
保护好、传承好、发展...
  新疆作为文化资源大区,包括民间文学、传统舞蹈、手工技...
推荐遗产
  • 保护好、传承好、发展...
      新疆作为文化资源大区,包括民间文学、传统舞蹈、手工技...
  • 最新遗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