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书歌谣中的女性形象[ 来源:永州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发布日期:2017-03-19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女书”是一种独特的女性文字,起源和主要流行于湖南南部的江永县上江圩镇,它是在封建社会中女性被主流男权社会隔绝的情况下,当地女性为寻求情感的释放与内心的稳定而创造出的女性特有的书面交际工具。女书作品绝大部分为七言诗体唱本,其载体分纸、书、扇、巾四大类; 内容大多是描写当地妇女的婚姻家庭、社会交往、幽怨私情、乡里

  闻、歌谣谜语等,也有的编译成汉字唱本。女书作品所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因而从这些女书作品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当地妇女的整体形象。

   一 女书歌谣中的女性形象

   ( 一) 看重友情、感伤别离的女性

  江永女性过着一种相对封闭的生活。未婚女子很少出门,其日常生活基本局限在自己的闺房阁楼中,因此称为“楼上女”; 女子婚后在生育之前不能在男方家生活,即“不落夫家”。两种习俗使得当地女性生活范围狭小,交往对象有限。为了排解生活上的孤寂,让生活不再单调,女书群体成员通过结交姊妹 ( 交老同) 的方式获得情感的满足。老同之间交往频繁、感情深厚,彼此之间都非常看重、珍惜这种友情。比如:《心热心红同结义》写道:

  知心姑娘真有意,先奉诗书到我门;如今时来端午节,回归粗书不比情 ;心热心红同结义,多时梦中到你楼,二位陪齐绣花色,点线穿针合商量 ;前世有缘侬结义,今世有缘配成双 。[1]415

  这篇女书作品描写了两个女性结交老同的过程,对二者之间的深厚感情也做了细微刻画: 虽然有时候不能见面,但梦中多次到了对方的闺房中,并且一起做女红,畅谈心曲。最后对二者之间的感情做了一个承诺:

  长江架桥永行走,一世长行久不休 千里如河来共水,万里如花来共园[1]416

  江永女性在相对独立的女性世界中营造了一种温馨的氛围,姐妹之间互相关心、惺惺相惜。但这种状态经常会遭到破坏: 一方嫁做人妇,造成姐妹之间的分离。而这种分离使得她们产生了无尽的感伤。恰如《五心乱溶全不静,送出妹娘没日安》所描述的一样:

  五心乱溶全不静,送出妹娘没日安;始共粗言来拜府,书本落文相会身;取看愁书崽个义,借问到他三日完;好不伤心真泪流,四个团圆三位先;结义逍遥共欢乐,只算大侪有日空;谁知人来再拆义,哪样安心侬静然[1]63

  描写了结义姐妹在被拆散后伤心欲绝、六神无主的状态。

  ( 二) 渴望爱情 追求幸福的女性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也是文学作品的永恒主题。江永女书中同样也有大量的爱情题材的作品,作品中的女性对爱情的憧憬与大胆追求,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去暩郎也无妨》就描写了一位大胆追求爱情的张氏女子:

  上屋请媒媒没在,下屋请个媒便婆 爷变龙,女变虎,变虎变龙去暩郎 插田大哥不笑台,曾见男人来暩女,不见女人去暩郎 他是阴,台是阳,台去暩下亦无妨 台爷引我头门过,看见大哥点早香; 台爷引我二门过,二门就是哥嫂房; 台爷引我三门过,三门就是竖寿枋,木匠师傅发暩做,台两人共一双; 台爷引我四门过,四门就是我郎房 我郎头上一盏火,我郎脚下一炉香,右手关门左手睡,台爷厅头守得久,不见细女出洞房 [1]484

  张氏女在父亲的带领下,不怕别人的嘲笑,穿堂入室,直奔心上人的房间,然后让父亲守候在外,自己则久久不愿意离开 一个勇敢泼辣、不怕世俗、追求爱情的女子形象跃然纸上。

  但女书作品中也有饱受相思之苦而不敢或无处表白的另一种女子形象,如《玉莲观灯》:

  后生就要打回转,玉莲难舍又难分月亮底下去不远,不见后生始回家 自此玉莲日日想,日日思想这后生 玉莲思想一年满,不觉元宵又到了 哪里有心把灯看,分明是去觅后生 不见旧年后生面,玉莲独个泪涟涟 [1]469

  故事讲的是一位叫玉莲的女子,在元宵观灯回家的路上遇到坏人,恰有一位后生及时相救才得以安全 女子被救后对男子心生好感,望着后生的背影在月光下逐渐消失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自此日日思念,在第二年的元宵节借观灯之名去寻找后生,但终不得见而泣涕如雨。

   ( 三) 遭受苦难 血泪控诉的女性

  在女书作品中,诉苦歌占很大的比重,据周红金统计,约占总数的 26% 左右[2]25

  女人所诉之苦主要是在封建礼教桎梏下江永妇女所遭受的压迫和苦难,包括对包办婚姻的不满 在夫家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等,其中最突出的是寡妇的悲惨遭遇,《高银仙自述可怜》 主要是对子女不孝的无奈呐喊。文章开篇就大声质问: 千般可怜人不知,问声我儿疼不疼? 然后对自己的辛苦养育的过程进行了描述: “养起你身一个儿,两个女儿落阴府,没命世间待爷娘,透夜不眠多思想;不算台身一个人,养儿不知娘辛苦,养女要报父母恩,累得腰酸背又驼,几十日中不起床”辛辛苦苦把儿子带大,本想能够养儿防老,谁知儿子却并不孝顺: “靠子望孙过时辰,得知台身是没份 问下我儿知不知,不得穿你一尺布,不得用你半分文”但这种苦楚却无法表达,因为害怕别人的笑话只能藏在心里: 透夜不眠如刀割,眼泪四垂到天光,只想老了是无用,千般可怜在心埋,不给四边人取笑,崽没孝顺在心愁[1]273

  生活中虽然要经受苦难,但若有丈夫作为依靠还能将息。而一些妇女很早就守寡,她们不仅要面对生活的艰辛,还需要忍受内心的煎熬 《寡妇歌》身坐空房冷取红,又气西来又气东 家又寒贫不欢乐,崽细女幼不知天 夜间上床垂垂哭,眼泪潸潸落床头,千般提来如刀断,几时抛开不复啦[1]386把一个子女尚幼 孤苦无依的寡妇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

  另外,其他作品也描写了一些遭受失去亲人缺衣少食,遭受磨难的女性形象,如《孤女怨》《没爷没娘跟嫂边》《何焕淑传》等。

   ( 四) 反抗压迫 追求平等的女性

  虽然江永妇女饱受生活苦难,也深受封建伦理道德的约束,但她们依然时刻不忘对这种压迫的反抗,积极追求平等的家庭地位以及社会地位。主要表现在对夫权的反抗 对封建观念的反抗以及对传统的社会秩序的反抗。《八女之歌》写嫁到夫家后受到各种虐待: 既

  嫌八女生得丑,又嫌八女没嫁妆 各样事情不讲理,开口就要动刀枪 对待妻子如牛马,没过一刻好时光 更加让人气愤的是,当丈夫奸情败露后,对八女拳脚相加: 永苟因此更加恶,立时起性像发疯,举起拳头将妻打,打得八女遍体伤 头破血流倒地上,两眼翻白泪汪汪[1]351

  在经过了几番斗争、寻死觅活之后,八女终于决定通过诉讼解决问题: 莫想含冤寻短见,不如县上去讲官 终于走上了公开反抗丈夫压迫的道路。

  《谷母溪唐举仙》则描述了一个寡妇冲破传统观念再醮的事情。在守寡七八年之后,终于再嫁,而且值得高兴的是新丈夫对她和孩子都很好: 守节七年上八载,他娘房前言语多 又想将身行归少,难舍离开我娇儿 同村几个女代表,劝我同村顾娇儿 陪归丈久本是好,照顾我儿像亲生 因此生活比较舒畅: 来了两年上三载,养起细息心亦欢 晚年生活也很幸福: 如今年刚七十五,我在堂前心自欢[1]304

  在翻译作品《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祝英台以一个反抗封建传统秩序的形象出现 她为了追求平等的社会地位,与以其父为代表的封建传统势力进行了积极而又机智的斗争。为了让父亲同意自己外出求学,她引经据典争取机会: 南海观音本是女,长日念经坐佛堂 则天皇帝生一女,总管山河实威风 峨眉祝公生一女,要到杭州进学堂 好女入得千人队,好马入得万人场[1]762最后祝公被说动,“祝公听得哈哈笑,女儿说话倒高强”一个机灵又理智的女子形象跃然纸上。

  由上可知,处于封建礼教压迫下 遭受生活苦难的江永妇女天性未泯,勇敢地与命运 与习惯礼法抗争,反抗来自各方面的压迫,为了幸福的生活而积极抗争。

   ( 五) 热爱和平 谴责战乱的女性

  在众多的女书作品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对一些重大历史事件的叙述,在这些叙述中,集中表达了江永女性对万恶旧社会的谴责、对战争行为的控诉、以及对和平生活的渴望,表现出这些妇女的革命意识和爱国之志,塑造了一批热爱和平的女性形象。《永历皇帝过永明》塑造了一个机智勇敢、为了家庭而牺牲自己的光辉女子形象“成亲不到一年满,夫妻被贼捉到了 贼匪几个要动手,动手要杀周锡康 龚氏便乃高声哭,请求贼匪莫慌张”为了保护自己的丈夫,龚氏勇敢地要求贼匪不要鲁莽,在哄骗贼匪一番之后,勇敢地献出命,保护了自己的丈夫: 一面叫夫快逃走,一面取下头上簪 一手将簪喉头刺,一手将夫捅出门,捅了不到三五步,便自倒在地埃尘[1]456

  另外从《太平军走永明》里可以看到旧社会里,受苦的百姓因战乱,居无定所,食不果腹的悲惨遭遇,在《抗日沦陷纪事》中不仅控诉了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残忍杀戮的罪恶,特别是对江永地区女性犯下了惨绝人寰的罪行: 日本鬼子真恶毒,杀人放火罪冲天 别的凶杀讲不尽,只讲强奸妇道人 鬼子捉起姓周女,解开箩索就剪人 剪在凉亭坐板上,放脱衣裤就强奸 大嫂一对丁香奶,割脱扔在地埃尘 此事传与后人知,看你痛心不痛心[13]465

  当新中国成立后,江永女性则展示出积极向上,翻身做主人的兴奋心情,广大女性表达了对新生活的向往以及渴望参加建设新生活的迫切心情,体现了江永女性与时代同步前进的革命意识和觉醒 如《解放歌》: 我村有个义玉举,参加一个党团员 是样工作带头做,培养多少青年团 望起玉举去开会,可像神仙女下凡 想起老年是无用,解放事情没份当 几时减轻十八岁,参加革命报夫仇[1]518

  二 女性形象成因

  女书作品中多彩多姿的女性形象, 实际上是江永女性自身形象在文学作品中的投射。而影响人的性格特征的因素千差万别, 但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社会文化因素 社会文化塑造了社会成员的人格特征,使其成员的人格结构朝着相似的方向发展,使得社会成员的人格特征具有相类似的特点,并使人格烙上文化的印记,也就是说,人格在很大程度上是受社会文化影响的 [3]236 - 238

  我们认为,传统的儒家文化的长期浸润与江永独特的地理文化风貌是促使女书中特性各异的女性形象形成的主要因素。

   ( 一) 儒家文化与瑶族文化的双重作用

  江永虽然“地极三湘,俗参百粤”,但女书盛行的时代终究是儒家传统文化占据主导的时代。封建社会所强调的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男尊女卑让女人无处可逃,她们在家庭、社会中地位缺失,长期处于被压抑、被损害的状态,因而出现了大量的对自己悲惨命运进行血泪控诉的女性形象。同时,江永县境内瑶族人口占很大的比例,瑶人善良、恭顺,遵守祖宗家法与制度,恪守本民族流传下来的礼制与传统 瑶民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实行的是族内姻缘,不允许与外族通婚,族内婚姻虽保守,但在一定程度上也保持了瑶族的血统纯正,对传承瑶族文化,保持其文化的独立性与本民族特色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瑶族又是个自由浪漫的民族,他们自古以来结婚不用父母包办,都是以歌觅偶,这过程浪漫而神秘充满了民族情调。

  传统的儒家和瑶族的民族文化,使得江永女性呈现出既遵循传统道德,也保留了瑶族人民大胆追求爱情的特点 在传统与民族双重文化的长期浸润下,她们虽然经受了各种来自家庭、社会的不公正待遇,依然没有忘记自己对友情的珍惜、对爱情的憧憬、对幸福生活的渴求,甚至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冲破传统束缚,比如《我去暩郎也无妨》等。

   ( 二) 居住地独特的地理文化风貌

  另外我们也注意到,江永独特的地理文化风貌对江永女性性格特点的形成也有重要作用。 自古以来,江永一带被视为南蛮之地,古代百越曾生息于此,五岭地区素有“南岭无山不有瑶”之称,瑶族是这一带最主要的少数民族。从秦朝始,汉人南迁不绝如缕,他们带来的汉族的风俗习惯与当地的瑶族习俗相融合,形成了汉风瑶俗融合的独特地方文化。而在瑶族风俗中较多地保留了母系时代的遗风,妇女的地位较中原地区的妇女要高,生活环境更加宽松自由 瑶族婚恋时兴自由恋爱,婚配时既可女嫁男家,也可男子到女方家落户,婚后可以在男女两家轮流居住,所生子女既可随父姓,也可随母姓。女书流传地的女子虽不能像瑶族妇女一样,但也深受其影响 因此,作品中出现了一些大胆追求爱情 追求婚姻幸福 追求家庭社会地位平等的女性。

  ( 三) 屡受苦难的独特遭遇

  瑶族既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又是一个特殊群体,素有“东方吉卜赛人”之称。一代又一代的瑶胞们几乎都是眼噙热泪唱着《千家峒歌》和《盘王大歌》一步一回首地走上迁徙之路。 瑶族的历史几乎就是一部移民史和拓荒史。瑶族自古就居住在深山恶水之地,加之封建统治阶级的驱赶和掠夺,他们被迫吃尽一山又移一山,一生一世总在徙,是一个典型的“游耕”民族。瑶民族有着坚韧、顽强的性格,而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虽经波折不断,却仍然不断发展壮大。瑶族在历史上曾遭遇过一次灭顶之灾,那就是“出走千家峒”事件。瑶族在这次事件中被屠杀得所剩无几,几乎亡族灭种。但他们坚韧不拔,化解外来压力如水般的民族个性救了这个民族长期的迁徙和屡遭苦难,使得瑶族人民从内心渴望安宁、反对战乱,这种个性特征对江永女性有着深切的影响,尤其是在她们平静的生活受到打扰的时候。

  参考文献:

  [ 1] 赵丽明. 中国女书集成 [M]. 北京: 清华大学出版社,1992.

  [ 2] 周红金. 女书世界里的江永女性: 对女书作品内容的一种社会学分析 [D]. 长沙: 中南大学硕士论文,2005.

  [ 3] 乐伶俐. 女书中女性人格的特征表现 [J]. 人民论坛,2011 ( 2) .

  (原文载《辽东学院学报》2013年第1期P99-102)

(编辑:孙燕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理论新闻
张西平:在文明互鉴中...
  2017年是世界大格局进一步分化的关键之年。要在新的国际...
推荐理论新闻
  • 论边疆的政治属性与政...
      边疆在本质上属于一种由国家占有和管辖的政治地理空间,...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