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溪探索”①精准发力,攻坚克难走上小康路[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5-03-20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 本报记者 李寅 魏新生

  特别推介

  赤溪是如何从贫困村变成小康村的

  
从年人均收入不足200元到11674元,赤溪村用30年时间,实现了从贫困村到小康村的美丽巨变。那么,这巨变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藏着怎样的秘密?日前,本报记者前往这个位于福建省福鼎市磻溪镇的少数民族畲族村,实地探访赤溪村告别贫困、走上小康之路的历程。

  从就地扶贫、搬迁扶贫和整村扶贫开发,到激发民族地区干部群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意志,鼓足致富的信心和干劲,再到畲汉群众抛弃成见 ,实现共同发展,赤溪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背后,映照出30年来党和国家扶贫工作力度不断加大,体现了各民族干部群众艰苦奋斗、顽强拼搏的意志品质。

  日前,针对赤溪村扶贫工作成就,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作出重要批示。总书记指出,全面实现小康,少数民族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他要求要以时不我待的担当精神,创新工作思路,加大扶持力度,因地制宜,精准发力,确保如期啃下少数民族脱贫这块“硬骨头”,确保各族群众如期实现全面小康。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目前面临的困难、挑战仍然突出,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难点和短板。作为民族村的赤溪,在告别贫困、走上小康之路的过程中所取得的经验,将对更多的民族地区脱贫致富、迈向小康提供有益启示。                   

  请关注“一个都不能少”·赤溪探索系列报道

  

  赤溪依托美丽的自然风景资源开展生态旅游,吸引了大批游客。李寅摄

  

  从福建省宁德市区驱车前往磻溪镇赤溪村,要在绵延的山间水泥路上盘旋20多公里。福建靠海,而宁德却是典型的山区。

  山路弯弯曲曲,移步换景,畲乡美丽的风景呈现眼前。终于到了赤溪,走进村里,只见青山做伴,绿树环抱。

  大年正月初十,对于闽东山区的畲族同胞来说,春节还没有过完。然而,赤溪村里已是一派繁忙的景象——一辆辆工程车穿梭在村子里,来自四面八方的工人忙忙碌碌,他们与赤溪人一起,正在建设着赤溪的未来。

  赤溪村口树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写着“中国扶贫第一村”,这是赤溪村民在2008年自发而立的。这块石碑,承载着怎样的记忆呢?

  穷山村拉开全国性扶贫攻坚序幕

  30年前,赤溪村有个名叫下山溪的自然村,那里生活着22户、88名畲族群众。下山溪挂在半山腰上,自然环境恶劣,出村靠盘旋山间的羊肠小道,往返村委会一趟得跋山涉水,来回走上一天。

  “那时,下山溪村民住的都是茅草房,照明用的是木片和煤油灯,吃的是地瓜饭,生活极其贫困。”30多年后,已经退休的《闽东日报》原总编辑王绍据,向记者回忆了当年他在下山溪看到的情况。

  王绍据,1984年担任福鼎县(现福鼎市)委报道组组长。当年,他第一次走进下山溪时,被那里的贫困程度震惊了。“在村里,我发现一个刚过门不久的媳妇,大白天捂在破烂的被子里。经打听得知,当天她婆婆出门了,她没有裤子穿,只能躲在家里。”王绍据感叹道:“婆媳俩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可想而知,生活贫困到什么程度!”

  据统计,1984年,下山溪年人均纯收入仅有166元。

  今年48岁的李郑明一家,当时就住在下山溪。那时,山上没有学校,李郑明在山下读书。每天早上6点,母亲就要送他上路;晚上到家时,天已经黑了。没几年,经不起折腾的李郑明辍学了,这成为了他终生的遗憾。

  “那时候在山上,没有吃饱的时候。12岁那年,我到姑姑家做客,第一次吃到了白米饭,那个香啊,我一口气吃了三大碗。”李郑明回忆道。

  王绍据把看到的情况整理出来,投到了《人民日报》。1984年6月24日,《人民日报》以读者来信的形式,刊发了反映赤溪村下山溪自然村22户畲族群众贫困生活状况的文章,并配发了题为《关注贫困地区》的评论员文章,下山溪群众的诉求进入公众的视野。同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全国性的扶贫攻坚工作拉开序幕。赤溪村30多年的艰辛扶贫历史由此开篇,赤溪村也因此得名“中国扶贫第一村”。

  因地制宜改变山村面貌

  下山溪的贫穷状况见报后,全国各地读者纷纷给下山溪寄钱寄物,当地政府也给村民们送来了粮、油、布匹,以及苗木、种子、山羊等。人们希望通过这种“输血”式的帮助,让下山溪改变贫困落后的面貌。

  然而,几年过后,栽下的杉树苗一株成材的也没有;山上茅草太硬,山羊的嘴都啃烂了,最后都死光了;种下的庄稼也常常被野猪拱掉……1994年底,下山溪年人均纯收入仍不足200元。

  时任赤溪村党支部书记的黄国来,参与了下山溪的扶贫。“这种‘输血’式的扶贫进行了10年,但收效甚微。为什么啊?”黄国来得出的答案是,“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在他看来,当时对下山溪的扶贫,虽然下了力,却没有找对路子,发力不精准,就见不到成效。

  就地扶贫开发有局限性,加上基础设施和老百姓思想观念跟不上,赤溪村早期摆脱贫困的步子一直迈不开、走不快。  

  怎么办?那就换个思路——整村搬迁。

  1995年,福鼎县政府在山下的赤溪村划出一片平原地段,作为下山溪村民的迁入地,由政府提供建房所需水泥、钢筋、青砖,村民负责出木料和投工。当年5月,22户、88名下山溪人告别了山旮旯里的茅草房,搬到了山下。

  搬迁下来的当晚,李郑明一宿没有睡好,他说:“感觉像是进入了天堂,兴奋得睡不着觉。”

  移民搬迁,让当地群众彻底告别了恶劣的生产生活环境。在随后的20年间,共有12个自然村、350多户村民,陆续从高山搬到了赤溪中心村。

  搬迁后,村民重新分到了田地,政府为安置点解决了饮水、用电、上学等配套设施,实施了全方位的“造血”工程,帮助他们发展生产、增加收入,引导他们走上致富之路。

  今年23岁的雷武城,随父母从下山溪搬迁下来时,才3岁。下山后,他有机会接受教育。3年前,雷武城考上了长春建筑学院,成为下山溪搬迁后的第一名大学生。

  孩子们上学的问题解决了,然而,搬迁下来的村民的后续发展怎么办?如何让村民搬得出、住得下、能发展?

  赤溪选择了走“发展特色优势产业之路”:一方面做足生态文章,利用丰富的生态林和水资源,大力发展山地特色农业。村里组建了两家农业专业合作社,采取“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模式,建立了优质水稻、生态有机茶、淡水特色养殖等“农业示范基地”,发展起了家禽养殖、淡水养殖、果蔬采摘等特色农业;另一方面,依托美丽的自然风景资源,开展了生态旅游。近年来,赤溪先后引进万博华、耕乐源、杜氏生态农庄等旅游公司,累计完成旅游投资8000万元,村民也自发办起了30多家“农家乐”餐厅,吸引了大量游客。

  据万博华公司董事长庄庆彬介绍,2014年,到赤溪及周边景区旅游的游客达到14万人次。旺季时,在旅游公司务工的村民就有600多人。

  一业兴带动百家富。目前,赤溪村年收入稳定在10万元以上的家庭已超过150户,其中,旅游业贡献占了大头。

  滴水穿石啃下“硬骨头”

  30多年来,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各级党委和政府对赤溪的帮扶从未间断过,滴水穿石、久久为功。

  磻溪镇副镇长林有龙告诉记者,从1995年12个自然村陆续搬迁下山开始,赤溪的基础设施建设一直没有停止。现在,全村街区道路全面实现硬化,饮水改造、电网改造、房屋立面改造相继完成。

  据不完全统计,仅1993年以来,各级党委、政府已为赤溪村投入交通、水电等各项基础设施项目25个,建设资金达8339万元,正在实施和计划实施的项目13个,建设资金达1.07亿元。

  好政策接踵而至。2011年,已经享受过不少扶贫政策的赤溪,被福建省委、省政府确定为整村推进扶贫开发重点村。按照福建省委、省政府的安排,福建省民宗厅挂钩帮扶赤溪村。赤溪人再次感受到政策的温暖。

  3年多的时间里,福建省民宗厅从发展生产、基础设置完善、民生改善、基层组织建设等方面全方位帮扶赤溪,8个厅领导、11个处室负责人先后到过赤溪,为其发展出谋划策,献智献力。

  一组数字向人们描绘了赤溪村的变迁:2014年,赤溪年人均纯收入达1.16万元;通村公路从无到有,目前里程已达57.4公里;全村初中以上文化程度人口占总人口52%以上,比1984年增长6倍。

  福建省民宗厅厅长杨志英认为,总结赤溪的扶贫经验,根本原因在于有一个好政策、一个好机制、一个好思路。30年来,赤溪扶贫开发的历程,《人民日报》的新闻报道是引子,随之而来的“输血”帮困、异地搬迁、省级整村推进扶贫开发重点村、全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保护与发展试点等一系列政策机遇,以及由此带来的多方向、多层面的政策、项目、资金支持和帮助,才是赤溪扶贫开发取得成效的关键。

  实际上,赤溪发展最快的时间,是从2011年福建省民宗厅挂钩帮扶赤溪村开始的。3年间,赤溪以平均每年30%的速度快速迈向小康,长期的扶贫与短期的攻坚,成就了赤溪的小康梦。

(编辑:司静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新闻
新疆两位孤寡老人的好...
  2011年11月5日上午 “古尔邦”节来临之际,笔者看到,各...
推荐新闻
  • 历任国家领导人在宗教问题...
      毛泽东:“西藏是大乘,还是小乘?”   十世班禅:...
  • 最新新闻